您的位置 : 腊味文学网 > ag亚游平台下载|官方网站 > 都市 > 神品天医

更新时间:2019-09-30 14:28:51

神品天医

神品天医 一离清风 着

已完结 龙天行苏雪 虐恋情深腹黑虐恋百合

独家完整版小说《神品天医》是一离清风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异能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龙天行苏雪,书中主要讲述了:曾是让世界闻风丧胆的超级高手,因为一纸合约回归都市,本是医院小生乐得清闲,总裁娇妻每天在家翘首以盼,这日子好不舒服!可老天看不下去,非让自己去拯救世界,一副银针,一把银刃,再一次站在这世界巅峰时,他才...

精彩章节试读:

顺着美女姐姐的指路,龙天行终于找到了村东头的老李家,自己幼时跟随父亲来过这里,对这还是有些印象的,村子里都是那种一层的平房,用栅栏围成一个圈,每家每户都有一个小院,而且为了安全起见,几乎每家小院里都能看见一只匍匐的大狼狗,凶狠无比,忠心护主。

龙天行站在栅栏外,“李叔,在家吗?我给孩子看病来了!”

身材佝偻,杵着一根棍子,满头白发的男人打开门走了出来,手电照亮夜路,“你是谁啊?”

“李叔,我是天行啊,你忘了吗?”龙天行笑道,在这落阳村啊,这村东老李家可是他幼时经常串门蹭吃的地儿。

“天行?你都长这么大了!”一提起天行,老李头啊,就不禁感慨啊,龙天行生在繁华的中海市,长在这落寞的寒酸村子里,那个时候啊,龙天行可不像现在这么看起来有气质。

“对啊,李叔,十几年没见了,幸亏你还记得我!”龙天行笑笑,老李头将门打开迎着龙天行走进屋子里。

老李头原名李常,原先是附近工厂的一名职工,在之前条件也还算可以,后来工厂倒闭,老李头也就下了岗,靠着国家对老人的补贴在这落阳村生活着。膝下有一儿一女,龙天行和李常的女儿李月玲是同岁,儿子龙天行离开的时候还在读小学。

房子用简单的瓷粉刮成白色,堂屋正面对着大门放着一台四十五寸的液晶电视,两旁放着沙发,中间是一个茶几,一个抱着孩子伤心的妇人站起身对龙天行笑笑。

“孩子他妈啊,这是龙医生的儿子龙天行,你还记得吗?”老李头笑道。

妇人想了会儿,“天行?都长这么大了,我们有十多年没见了吧!”

龙天行还记得面前的妇人叫方芳,以前啊,自己跟着她去田地里捡玉米稻谷,那段记忆啊,很深刻。

“阿姨,是啊,我们十年没见了。”龙天行道。

“那你来了,就给我儿看看吧!”方芳哽咽道,孩子不知道怎么的,突发高烧,身上也生起了紫斑,他们去过大医院,折腾了一段时间病情也没什么好转,烧退了以后就匆忙出院回到落阳村,但是下午孩子又突发高烧至今昏迷不醒这才寻求龙云飞的帮助,这盼星星盼月亮啊没想到倒是把龙天行给盼来了。

龙天行看过以后啊,这孩子体弱引上了阴气上身,好在问题不大,高烧也是引阴气上身的并发症,用银针将阴气驱散之后,龙天行道:“李叔,麻烦你给我倒一杯水来,记住我要井水。”

家里人喝的大多数都是凉白开,以前家家户户门口倒是有口井,但是自从国家政策开放发展迅猛,水管都接到了屋子里,现在都用的自来水,水井也都荒废遗弃了。

但是离这不远王寡妇家门前倒是有口井,李老头拿着个杯子,“行,天行你等着,我去给你找井水。”

龙天行道:“我陪你去吧,方姨,孩子没事,等着我回来。”

“嗯!”刚才龙天行施展的银针可是切切实实的把孩子身上的紫斑给弄没了,这神乎其技的医术在他们看来就是天神下凡一样。

“李叔啊,以后晚上少带孩子出来,特别是像水库,河岸边这一类的地方,阴气特别的重,孩子体弱。”龙天行说道。

李常也知道龙天行说这话的意思,水库和河岸,这两种地方经常都会有人溺死,冤魂较多,而且在农村有个说法,要问人这一生最纯洁的时候是哪个阶段?毫无疑问的就是孩子不会说话这段时间。

这个时候,孩子的眼睛是最明亮的,在晚上,他们能看到不干净的东西,但是又不能说话,只能大哭。

“好,回去以后我一定注意,小郎是我们的第三个孩子,带着娇惯。”李老头说道。

龙天行也猜到了,在乡下政策宽松父母就巴不得多生几个孩子来给自己养老送终,老年的时候看着膝下儿女成群心里也宽敞,“女儿嫁人了吧?”

龙天行不由得想起李月玲,两人是光着**长大的,后来分道扬镳,龙天行考上了中海医科大,李月玲则外出打工。

“哎,女儿脾气倔,二十了都还没个像样的男朋友,倒是老二从小就崇拜你,他说他也要考医科大!”老李家道,以前啊,孩子们都还小的时候,他和龙云飞还开过玩笑,等俩孩子长大以后啊,就撮合他们在一起!

李家老二叫李月明,是龙天行儿时的小跟班,经常跟在他**后面喊姐夫又经常尿床的小子。

到了李老头口中的王寡妇家门前时,龙天行一愣,这不是自己之前想要跟人家买狗崽的小姐姐家吗?原来是个寡妇?

“王妹子?大妹子,睡了没啊!”李老头喊道。

“没呢,谁啊,这么大晚上有事吗?”王寡妇披着红色的大风衣走出来,龙天行极强的夜视能力一眼就看到了王寡妇大衣里面那条短的不能再短的裙子,果然是个寡妇啊,在家竟然传成这样,难不成屋子里有男人?

“妹子,是我啊,我家娃不是病了?需要点井水,这不就想到你家门前的井里不还有水吗?所以那个……”老李头说道。

王寡妇看了龙天行一眼,“那好,你们进来吧。”

这寡妇家应该是村中修建的最好的了,两层小楼,小院里栽上绿竹,门前一口井,大门敞开,一眼看进去,啧啧啧一个价值不菲的水晶大吊灯,看样子这个女人的来历是真的不简单啊。

龙天行接过李叔手上的杯子,打上来一桶井水,倒满玻璃杯,龙天行拿在月光下一看,没有杂质,不错,自己要的就是这样的水。

龙天行拿着杯子的手亮起一道微微的金芒,这才黑夜中是非常显眼的,就跟电视里科幻电影一样,但是整个过程结束的都很快,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了,老李头没看见,但是旁边的王寡妇却是看了个真真切切。

“李叔,我们走吧。”出了王寡妇家,龙天行问道:“李叔,这女人不简单吧?”

“这王寡妇啊叫王秋萍,长得那是一个大美人,有大师说过这女人克夫,前前后后嫁了两个男人都被克死了,现在啊,听人说是被一个大老板**的小情人啊!家里有钱的不得了。”李老头边走边道。

走了几分钟到了老李家,喂孩子喝下龙天行用天神之气灌注过的井水,烧退了,孩子的情况也稳定下来,龙天行从口袋里摸出一块价值不菲的观音吊坠给孩子带上,“以后啊,晚上少带孩子出门,现在没事了,李叔方姨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老李头在工厂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一眼就看出来了这吊坠价值不菲,“天行,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不能收,你还是拿回去吧。”

“李叔,我作为哥哥送弟弟一个礼物算不上什么,收下吧,一会儿孩子醒了可能会有不适,呕吐头晕属于正常现象,就别担心了。”龙天行将布包拿起,准备离开,忙活了这么久自己还没吃饭呢!

“李叔,我走了,这是我的电话,有事再叫我。”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在李家夫妇的注视下龙天行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看天行出手这么阔绰,现在是发达了啊!”方芳道,心里已经有了要将女儿介绍给龙天行的意思了。

李常叹了口气,“哎,要是月玲能在争口气就好了。”

方芳道:“要不你明天去找龙医生问问,把我们月玲介绍给天行?”

李常点燃一个劣质香烟,猛地吸了一口,“好,我明天去问问。”

走回小木屋,龙天行上楼将布包扔在地上,累瘫似得靠在柱子上,面前的两人啊在分草药,苏雪的脸上灰扑扑的,不知道自己老爹让她干了什么。

“天行,你回来了?”苏雪嘻嘻笑道,看上去很兴奋的样子,“爸今天教我认识了好多草药!”挥挥小粉拳,苏雪道。

龙天行翻了一个白眼,“他这点手段啊,也只能哄哄你了。”

龙云飞戴着了老花镜,继续分着自己的药材,“怎么样了?”

“我出马有治不好的病?”龙天行站起身坐在餐桌上,饭菜应该是刚热过的,还冒着热气。

闻着香喷喷的菜香咽了咽口水,大快朵颐风卷残云一般吃掉了剩下的所有佳肴才满意的摸摸自己圆滚滚的肚子,“呼,舒服。”

龙天行从一个药罐子底下拿出一把钥匙打开了那个尘封了灰尘的木门,这是龙天行幼时的房间,里面只有一张单人床和简单的桌椅,窗户在小木床边上,龙天行小时候最喜欢躺在床上往外看夜景,特意让老爹将窗户修在这里。

不过现在看起来,两个人睡这床有点小……

“今晚你和雪儿去我那屋睡。”龙云飞道。

龙天行翻了一个白眼,“不去,我们就在这里,鬼知道你在房间里干些什么万一拿出什么少儿不宜的东西,你也尴尬不是,我们挤一挤也能睡,你别操心了。”

龙云飞抬起头,“也好,小夫妻嘛,挤一挤。”

深夜,幽暗的灯光熄灭,两人挤在一张单人床上,两个人的身子紧挨着,特别是苏雪身上一股迷人的香味更加的让龙天行心猿意马,大手忍不住的轻抚女人。

滚烫的鼻息喷吐,苏雪身子僵硬,这人要做什么?

龙天行从背后紧紧贴着苏雪的身子,男人嘛,怀抱尤物如果没反应那就是无能了。

一夜无话,龙天行熬过了一生中中最艰难的一夜。

小说《神品天医》 第十九章 这夜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虐恋情深小说
  2. 腹黑小说
  3. 虐恋小说
  4. 百合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